金智科技网

金智科技网

刘钧谈乔祖望:这个“不靠谱爹”和苏大强不一样

刘钧认为演反面角色要弄得有趣一些。

刘钧认为演反面角色要弄得有趣一些。

正午阳光的新剧《乔家的儿女》正在江苏卫视等平台热播,剧中出现了一个自私、缺德、不顾家的爹真想把乔祖望一脚踹进玄武湖!饰演乔祖望的演员刘钧,发了一张乔祖望跳湖的表情包,别踢了别踢了,阿望自己来!8月23日,刘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,乔祖望有上一代人的很多特质,作为演员就是要真实塑造角色,希望观众

人物:乔祖望有年代特质,都是不靠谱爹但和苏大强不一样

你怕不怕被人骂?接到《乔家的儿女》戏约时,导演张开宙这样问道。刘钧猜想,这大概是一个不那么讨喜的角色,我当时也没犹豫,演员不就是要塑造角色吗?不管好人坏人,都得演员去塑造。读完剧本,刘钧发现乔祖望这个人物的确有些问题,这个人其实蛮有代表性的,尤其在那个年代,比方说家里有好多孩子,但对孩子完全撒手不顾,在今天的观众看来会觉得这个人太自私了。不过在刘钧记忆当中,过去有很多类似的家庭,子女大多都是放养状态,家里有点好的东西往往都是先给老人,不会优先考虑孩子。所以,乔祖望是有这种年代特质的。我们创作为了求真,一是有剧本创作的人物,再就是还原那个年代的那些人。观众对我这么个父亲带有一种批判、讽刺的态度,我觉得也没什么。

乔祖望被骂上热搜,也让观众联想到另一个不靠谱的爹观众肯定会把他们归到一路人,但乔祖望和苏大强还不大一样。乔祖望不是作,他自私、爱贪便宜,他有个外号叫和苏大强相比,乔祖望的时间线拉得更长,从年轻到老去,他经历了很多年代,伴随孩子们的成长也在变化,他也在与时俱进。这个人不落伍,用他的方式紧紧跟随这个时代,也追剧、唱流行歌曲,跟上下岗、下海的潮流。这个人物很丰富,还是蛮有趣的。

演绎:人物没有观众缘,就麻烦了

乔祖望可气、可恨,但又很可笑,刘钧的演绎喜感十足。在塑造性格有缺陷的人物时,他似乎总有办法去消解,就像《知否》里宠妾灭妻的昏头老爷盛纮,观众气恼他,却不厌烦他,甚至很喜欢用他的表情包。谈到如何拿捏人物的多面,刘钧说:我们不能盖棺论定一个坏人就是全方位的坏,而好人也是有缺陷的,没有人是完美的。一个人物有点招人恨,是价值取向的体现,但如果招人烦就太糟糕了,这个人物没有观众缘,就麻烦了。刘钧说,其实《知否》剧本里的盛纮原本也很糟糕,他和演大娘子的刘琳商量,我说咱俩一定得弄得好玩一点,把夫妻的日常弄得有趣一点。乔祖望是另一种人物,我还不能用《知否》的方式方法,但创作的观念是一样的,就是得柔和一点。

在刘钧看来,乔祖望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坏人,但是他肤浅、势利,守着一亩三分地的活法儿既容易满足,又容易得意忘形,这么一个小人物如何演得更丰富、更生动,是刘钧琢磨又琢磨的。于是,便有了生气发火瞪眼珠子的表情,也有自私不管不顾的模样,尽可能让这个角色有趣,演这种人物就是要真实,人不可能是非黑即白的,乔祖望也有他可爱的地方。

在《乔家的儿女》里,刘钧和刘琳再度合作是吸引观众的一大看点,他们的人物关系由夫妻变成了姐夫和小姨子,很有话题度。剧集一开场,就是小姨子抓姐夫赌博,两人互相嫌弃、算计的戏码瞬间抓住观众。《知否》是第一次合作,但和她就有一种已经很熟悉的感觉了,彼此之间的默契感真的是可遇不可求。刘钧说,这次合作也是如此,好像根本不需要磨合和碰撞,特别像多年的老朋友,多年的搭档一样,彼此太熟悉了,互相演起戏来很舒服。前天晚上,刘钧还接到刘琳打来的电话,我俩经常会联系、沟通,也会互相推荐一些好的片子,我们是很好的合作伙伴。

拍摄:模仿南京人说普通话的感觉

乔家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南京。为真实还原旧时光,主创团队采用搭建棚景和实地取景的方式,大到街道院落,小到居家摆设,每一处都尽显匠心。刘钧是70后,这些旧场景和老物件也勾起了他的回忆,比如说家里第一次买电视机的那种兴奋,你摸一下我摸一下,大人打手说不许乱摸,电视上还要盖个罩子。剧集时间跨度长达三十年,随着物质生活一天天好起来,主场景也在变换。刘钧说:70年代、80年代、90年代,我们都有所改变。包括家里的一些摆设、地板、家具、墙

剧中讲述了一个南京家庭的故事,也少不了南京话。乔祖望就把干么事、摆得不得了啊等南京方言挂嘴边。聊到学南京方言,刘钧直言太难了,在有限的时间内他不仅找了老师教学,还专门去了一趟南京,自己逛逛街、逛逛市场,朋友带着我去听听南京人说相声,去南京的茶馆,感受南京的市井生活,我做了很多这方面的功课。就连在拍摄现场,刘钧也请了南京本地人为口音把关,一句一句地帮他顺。但不管怎么说,对方总觉得不地道,后来我找了一个办法,就是去模仿南京人说普通话的感觉,时不时蹦出几句这种话来。为说好南京话做了这么多努力,刘钧却说还是没自信,不知道能不能获得大家的认可,如果南京的观众听来不是那么别扭,南京之外的观众听了能相信,我就挺满足了。

合作:小三丽和小四美在现场只要一见到我就冲过来

一个不靠谱的爹和五个性格截然不同的孩子,一地鸡毛的生活里有诸多不如意,但家永远是每个人最温暖的港湾,哪怕有矛盾有争执,但无论他们在外遭遇了什么样的挫折、不顺,能够给自己支撑的永远是家。戏里戏外,《乔家的儿女》的演员们也相处得如家人一般。刘钧坦言,四个月的拍摄时间浓缩了乔祖望的大半生,至今回想起来仍感触极深,这部戏几乎是顺拍,孩子们是从小到大一拨一拨地换,我是眼瞅着我的子女从孩童到成年,而且在家里吃饭的戏还特别多,这么长时间拍下来真的会蛮有感情的。拍完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挺难忘怀的。尤其是和小演员拍戏时,刘钧每天都会给他们带零食、水果,小三丽和小四美每天在现场不管隔着多远,只要一见到我就冲过来了,她们自己的爸爸还在身边儿站着。这些孩子都很可爱,特别好玩儿,我没有想到他们的戏出来会这么打动我,其实我自己也哭了好多次。孩子们真的是给这个戏增添了很多的光彩。

刘钧和白宇、张晚意、毛晓彤、宋祖儿、周翊然五位青年演员,都是第一次合作,他们以前的一些作品我多多少少看过,比如白宇的《沉默的真相》。他们这次都很用功,我们在一起由陌生到熟悉,到最后呈现出一家人的感觉,大家都做了很多努力,相处都蛮和谐的。

随着《乔家的儿女》播出,原生家庭、亲子关系势必成为观众热议的话题。对于剧中的中国式父母,刘钧认为在过去的年代,很真实也很普遍,有乔祖望式的父亲,也有二姨式的母亲,大多比较传统,比如父亲不苟言笑、母亲善良隐忍,为了家庭牺牲自我等等。但是今天社会发展已经不一样了,好像不太接受传统父亲的形象了。生活中的刘钧也是一位父亲,有一个可爱的女儿,今年五岁。他认为良好的亲子关系应当是平等和尊重的,这样相处起来,孩子才会愿意跟你分享交流。再就是陪伴很重要,而且是有质量的陪伴,并不是把孩子交给游乐场、交给玩具、交给动画片,虽然也陪了孩子,但没有意义。每次拍完戏回家,刘钧都会全身心陪伴女儿,我们一起玩游戏或是一起做一件事情,我经常反思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,因为我也是第一次做爸爸,也在不断学习。

对于这部讲家庭、讲成长的戏,刘钧希望观众看得舒心,这部剧其实挺解压的,它不是爽剧,但里边有很多情感的悲欢离合。希望我们用心努力创作的《乔家的儿女》,能够让大家在快节奏、压力大的生活和工作当中,既获得娱乐又有所思考,想想家庭是什么,幸福是什么,我们应当如何与人相处、与家人相处。

«    2021年8月    »
1
2345678
9101112131415
16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3031
网站分类
最近发表
    标签列表

      Powered By Z-BlogPHP 1.7.0

      金智科技网